《“模式识别学习”在初中信息技术“实践学习”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研究》结题报告

金湖县外国语学校    左延金

一、课题提出的背景

课题的提出是研究教育现象的需要。初中信息技术教学中有一些比较奇怪的教育现象,现象一:明明教材的操作步骤介绍的非常详细,课堂上学生也按着步骤做了,可是换个例子学生仍然不知道如何进行操作,从何处开始下手;现象二:信息技术教学中,明明教师刚讲解过什么操作用什么菜单,可当学生练习时仍然有不少学生询问教师这个操作的命令在哪个菜单,一旦允许学生举手提问,将出现大片的举手;现象三:信息技术课堂上的内容丰富,师生、生生互动很多,可学生越来越觉得上课没意思、觉得无聊。这些奇怪的教育现象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课题的提出是完善“任务驱动”教学法的需要。“任务驱动”教学法在信息技术课堂上非常流行,这与信息技术的学科特点有关。可任务分配的过程基本上都是教师划分好的任务,如果让学生自己提出任务基本上是很难做到的;在任务的执行过程中,如果分到小组则又变成个别优秀学生的表演,其他学生基本上是在模仿。任务驱动就像一场教师导演的“小品”,看起来人人参与,其本质是教师做导演、学生做演员。学生学什么、怎么学是“任务驱动”教学法中需要完善的地方。

课题的提出是培养学生终身学习能力的需要。当今社会知识更新很快,这就需要人不断的学习,这一点在信息技术学科体现的特别明显。可是很多人在学过旧版本的软件后,却不愿意学习新版本。比如office软件,明明新版本功能更强、更方便,可是很多人拿到新版的office软件后却无从下手,以前熟练的操作变得很难。为什么新版软件更优秀的设计理念不能被人们接受?这就是人们以前的学习没有为之后的学习作好铺垫,学习了知识却没有培养终身学习的能力。

二、课题的理论依据及主要概念的界定

1.理论依据

(1)任务驱动理论:“任务驱动”是实施探究式教学模式的一种教学方法。在学生完成任务的同时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以及自主学习的习惯,引导他们学会如何去发现,如何去思考,如何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最终让学生自己提出问题,并经过思考,自己解决问题。

(2)生成策略:美国教育心理学家维特罗克强调“学习是一种生成过程”,提出“生成策略”。实验研究发现,当学习材料是学习者理解之后能够用自己的语言组织表达出来时,那么对它的学习效果要比单纯的记忆好得多。(《教育心理学》,莫雷主编,P126)

(3)程序性知识掌握方式:安德森(J.R.Anderson,1982)指出,程序性知识学习包括两种类型:模式识别学习和动作步骤学习。(《教育心理学》,莫雷主编,P106)

2.主要概念的界定

(1)模式识别:是人们把输入的刺激(模式)的信息与长时记忆中的有关信息进行匹配,从而辩认出该刺激属于什么范畴的过程。(《智育心理学》,皮连生著,P132)

(2)模式识别学习:模式识别学习是程序性知识学习的两种类型之一,是指学生对特定的内部或外部刺激模式进行辩认和判断。其中模式识别学习的主要任务是学会把握产生式的条件项,这通常要经过概括化和分化两种心理机制。(《教育心理学》,莫雷主编,P106)

(3)任务生成:是指通过师生互动,学生理解学习材料并产生疑问的前提下,学生自己或在教师帮助下,用自己的语言组织表达出学习任务的过程。

(4) “模式识别学习”在初中信息技术“实践学习”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是指在学习“实践学习”这一部分内容时,通过使用“模式识别学习”,从而唤起学生原有认知结构,有效的生成学习任务,使学生在带着问题的情况下完成任务,有效的进行知识建构。(具体关系见下图)

三、课题研究成果

“模式识别学习”在初中信息技术“实践学习”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研究,主要包括:“模式识别学习”策略、“任务生成”策略、“模式识别学习”在“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研究。

1.初中信息技术教学中的“模式识别学习”策略;

由于信息技术的学习内容包括概念、操作技能和系统的知识结构,因此,模式识别学习的策略包括三种策略,分别是:

(1)概念识别学习策略;主要解决如何从作品中挖掘出概念,识别要操作的对象属于哪一种概念的范畴。

(2)产生式的训练策略;主要解决从陈述性知识转化为“产生式系统”的训练策略。

(3)模式系统化存储策略;主要解决如何将已经识别的模式系统化存储,为下一次模式识别做好准备的问题。

上述相应观点写成论文《例说初中信息技术模式识别学习策略》在2016.3《中小学电教》发表。

2.初中信息技术教学中的“任务生成”策略

在对任务驱动教学法的完善过程中,学习任务由教师分配转变为“任务生成”是一个关键点。关于任务的生成有以下几个观点:

(1)学习任务的“生成”应立足于知识的本源;

(2)学习任务的“生成”应着眼于把知识“还原”为学生的经验;

(3)学习任务的“生成”应是学生在情境中体验“创造”的过程。

以上观点写成文章《学习任务是“生长”还是“分解”?》于2015年11月获师陶杯三等奖。

  1. “模式识别学习”在“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研究;

关于“模式识别学习”在“任务生成”中的有效性研究主要体现在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以及终身学习能力的培养方面。我主要从“激趣”的角度理解为以下几点:

(1)模式识别学习架起有趣学习任务的“桥梁”;

(2)模式识别学习对学习任务的“分化”使学习变得有趣;

(3)模式识别学习使学习任务变为有趣的认知图式重建;

基于以上观点,写成文章《模式识别学习“激趣”学习任务》在2016年12月微型课题专项征文中获特等奖。

4.相关的发表、获奖文章、获奖的课例汇总

(1)获奖论文:2015.11,《学习任务是“生长”还是“分解”?》获省师陶杯二等奖;

(2)获奖论文:2015.12,《以多媒体作品首页制作为例谈学习任务的“生长”》获市教研室组织的教学论文评比一等奖;

(3)获奖教学设计:2015.12,《多媒体作品首页设计制作》获市教研室组织的教学设计评比二等奖;

(4)获奖论文:2016.12,《模式识别学习“激趣”学习任务》在县微型课题专项征文中获特等奖;

(5)获奖论文:2016.12,《模式识别学习建构有趣学习任务》在市教研室组织的论文评比中获二等奖;

(6)获奖论文:2016.12,《程序中的逻辑判断》在市教研室组织的教学设计评比中获二等奖;

(7)发表论文:2016.3,《例说初中信息技术模式识别学习策略》在《中小学电教》发表;

(8)获奖课例:2015年度,录像课《计算机安全》在“一师一优课”活动中获市级优课;

(9)县公开课:2016.10,开设了县公开课《应用文档设计复习》。

四、课题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及今后努力的方向

奥苏贝尔有句名言:“如果我不得不把全部教育心理学还原为一条原理的话,我将会说,影响学习的唯一的最重要的因素是学习者已经知道了什么”。(摘自《教育心理学》P53)如果将我所研究的课题还原为一个问题,那是什么呢?那就是“如何让学习任务更有效”。我所使用的工具是“模式识别学习”,切入点是“任务生成”,目标是“有效”。关于“有效”其实我更多的是从“有趣”的角度研究的,“有趣”是有效学习的一个重要方面,可“有趣”主要是定性分析,如何对这个“有效”进行“定量”分析、进行量化研究是目前本课题中研究不够的地方,也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发表评论